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菲梵动态 » 行业新闻 » 脐轮的意识和能量中心
脐轮的意识和能量中心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6-12-04 11-49-47

能量


要在第三脉轮的层次发展和疗愈自己,必须重新检视着重于支配的“能量”概念,通常我们称之为“压制的量”。我们应该培养整合也就是“团结的力量”,来连结生命的各种量。


“压制的量”需要不断的施力和警戒。人们被迫臣服,总是受到威吓,然后还得周密的防备。位置永远不会稳固,反而需要愈来愈强大的防御力量。我们跨越自己的界线,耗尽内在资源去窃取他处的财富,以为他处跟我们是分开的。我们从病态的观点出发,以为增强支配力就可以增强力量,让我们更有力量压制一切。


透过脉轮系统来看,力量源自连结和整合,而非战斗和支配。首先,每个脉轮因为与其下的层面向结合而浮现,也因下降的意识流动而活跃起来。下降的意识带给我们对每个层次的理解。力量来自统一和完整而非透过分界。


团体或组织的真正力量取决于是否团结一致,是否有能力统合和协调内在力量。这个星球的力量也仰赖我们结合多元事物,以及从整体中创造新事物的能力。


尽管汽车保险杆上面的贴纸建议我们要“颠覆掌控模式”,事实上我们仍然活在“顺服的模式”里。在这个模式里,顺服者比支配者众。我们自小就获得教导,要放弃自己的意志去顺从别人,首先是听从父母,接着是老师、神职人员、上司、军队和干部。某种程度的顺服显然是必要的,如此才能达成社会一致的合作,然而在这个过程中,许多人跟自己的内在意志失去了连结,随后又发现自己无力抵抗酒精、药物或破坏的行为。


在顺服的模式里,力量在我们自身之外。如果我们从外在寻找力量,寻求别人的指引,往往会发现自己落入他人的掌控,处于可能被牺牲的情境。缺少内在力量,我们会不断的寻求刺激、兴奋和活动,害怕放慢下来,害怕感受内在的空虚。我们投入活动,以此来获得别人的认可,希望被看见,并且强化我们的小我。我们可能因为想满足小我而追求权力,并不是想获得能力以服务大我。没有宗旨的力量只是一时兴起,有时甚至是危险的。


力量要仰靠能量,如同生存依赖物质、行为依靠行动一样。


电力必须通过电线的导引,我们才能利用它的力量,同样地,我们的生命能量也必须经由意识引导之后,才能真正感觉到力量,而得以运用它。我们细胞经由新陈代谢产生能量,并没有经过有意识的通道,然而要拥有力量,就需要有自觉意识。我们必须了解事物之间的关系,必须有能力认知和消化新资讯,调整行动以获得最大效益。我们必须有能力创造和想象此时此地之外的事件,拥有意识、记忆和推论的能力。


因此力量同样也仰赖上层脉轮,却不会以下层脉轮为代价。随着我们的成长,愈来愈深刻的了解意识和灵性世界,我们对于力量的概念的确也随之进化。这样的进化来自我们每个人的内在,我们核心、根基、胆识,同时也来自我们的视野、创造力和智能。我们的未来仰赖于此。


意识

我评估意志的力量,是看它能承受多少抵抗、痛苦和折磨,以及是否懂得如何转化为优势。

——尼采


你如何让一件事发生?坐着不动,然后热切许愿?还是等待水到渠成?这是不太可能的事,如果你希望发生任何有效的改变。想要改变,你需要行使意志。


意志是由意识控制的改变。随着第二脉轮开启了对立的二元性,我们有了选择而做出决定,于是便诞生了意志。


意志是我们克服下层脉轮惯性状态的手段,也是必要的火花,以点燃我们力量的火焰。意志是心智与行动的结合,是欲望有意识的方向,透过意志我们创造了未来。个人力量绝不可能缺乏意志,因此意志乃是发展第三脉轮的主要关键。


我们在生命的不同关头都经历过不愉快事件,处于第二脉轮的情绪层面,我们可能感觉自己是环境下的受害者,而身为受害者,我们总是感觉无力。感受到这样的无力和痛苦是重要的一步,这让我们触及自身的需求,而这会成为意志的燃料。


但是要进入第三脉轮,需要我们不再把自己视为牺牲者,并了悟持续的改变只可能来自我们的努力。如果责怪别人,想要改进的唯一希望就会寄托在期待别人改变,而这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事。当我们扛起责任时,改变就能受到个人意志的掌控,如此才得以真正的疗愈,脱离受害的处境。


这并非是在否认受害的存在,我们的文化里确实有许多情境非常不正义,同时也不是在兜售新时代的信念——我们是自己实相唯一的创造者,与他人无干。事实上,意志是透彻领悟到我们可以把每个挑战视为机会,去唤醒我们的最高潜能。这并非否认之前的遭遇,而是将之纳入你的生命,作为未来的跳板。我们虽然没有办法永远掌控遭遇到的事情,但是可以控制自己面对事情所采取的行动。


意志的任务首先是克服惯性。如之前所述,惯性可能存在于或静或动的状态下,全然无精打采或懒洋洋就是静态惯性的例子。一旦站起来行动,我们的肌肉就会进行氧化过程,心脏也会搏动,于是就拥有了较多的能量。举个例子,慢跑者宣称他们在有慢跑的日子里精力比较充沛。尽管他们耗费了能量去跑步。透过动能的产生,能量会招来能量,而这正是意志开启了整运作过程。我们也可能发现自己卡在想要回避之事的动能里脱身不得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可以运用“静止不动”来产生改变,拒绝成为运转的一部分,每当事情迎面而来时,我们就加以终止。


要培养意志,第一步是了悟你的确拥有意志,而且一直都运作得相当好。看看你的周遭,以你个人为中心所见的一切,你穿的衣服、住的房子、交的朋友,都是你用意志创造出来的。感觉无力不是缺乏意志,而是觉知不到也连结不到我们不自觉运用的意志。


觉知不到我们拥有意志是普遍现象。一天之中有多少次,你看着自己的工作疲倦地叹气,同时(或者哀鸣):“我非得要做这工作。”我们告诉自己非得要上班、非得要洗碗,非得要完成这件或那件差事,或者非得要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。把这些状况看成是一长串令人厌倦的义务,而非我们主动的选择,会剥夺掉我们自主的力量。我不是非得要洗碗,是我选择去做它的,因为我喜欢干净的厨房。我不是非得要去上班,是我选择了它,因为我喜欢领到薪水,或是我喜欢遵守与人的协议。这种态度上细微的改变,能帮助我们跟自己的意志成为朋友,重新结盟。


在讨论意志时,人们往往会去区分意志和真实的意志。如果你依循别人的指示行事,而其实不想这么做,你依然行使了自己的意志,不过在内心深处,这不是你的真实意志,而是将自己的意志让渡给了别人。想要把意志拿回来,就必须了悟那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同时检视选择背后的理由。我们是否试图讨好?是否害怕后果?是否与自我失去了接触?我们如何处理这些议题。


只有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后,才能真正看清我们的意志在为什么服务。是为了看起来良善吗?是为了讨人喜欢?维持和平?逃避责任?保持隐形?一旦知道自己的意志在为什么服务,接下来我们就得问这么做可能背叛了什么。看起来良善,是否背叛了你真心的需求?维持和平,是否巩固了可能需要去冲撞的负面情境?讨好别人,是否降低了你的自尊?意识到这些影响,就等于获得在其中抉择的权力。


真实的意志需要跟自我深入沟通,信任自己的决断,同时愿意冒险,也承担这些风险的责任。如果我们胆敢不顺从别人的意,行使自己的真实意志,就得冒着受人批评、嘲笑甚至抛弃的风险。这些都挺吓人的,尤其是如果我们的家庭环境严重弥漫着顺服模式。大胆运用你的意志,才会诞生比较强大的自我意识,而透过这股力量,意志才会进一步发展。意志如同肌肉,不去操练就无法增强,而就像所有的操练一样,当我们明知地进行时,比较能达到目的。


真实意志可以视为更高的神圣意志在个人层面的表达,它起源于我们与大我的基本合拍,它会拓展到个人小我之外,拥抱更高的目的,不是为了报酬而行动,是为了行动本身就是“正确的“。如阿莱斯特·克劳利(Aleister Crowley,英国颇受争议的著名神秘家和魔法师)所说:“真实意志不受目的阉割,摆脱了对结果的欲求,每一方面都是完美的。”因此如果不受制于自我中心对结果的欲求,我们一直的所作所为将会带领我们走向天命,尽管这天命不保证免于痛苦,却几乎可以笃定它会吸引第三脉轮,并点燃你存在的真实核心。


探查并运用更高意志,是需要小心处理的任务。我认识许多人,他们利用更高意志的概念来逃避接触自己的意志,把力量视为身外之物,“在这种情境下,宇宙希望我怎么做?为什么不给我征兆?”,做决定之前得利用牌来占卜无数次,并且无止尽地寻求他人意见,把自己的力量让渡给别人为他们做决定,例如灵媒、老师、治疗师或上师。寻求指引往往是可取的,我们有时也可能用这种方式来规避责任。或许更好的问题是:“我对这个世界的贡献会是什么?该如何以最好的方式来完成?”内在力量就是向周遭流动的力量开放自己,这些力量一旦连线了,我们的意志就能优雅的包裹住我们的目的。


知晓自己的意志,会让我们回到更实际的层次,懂得有效行使意志。首先,确认自己是脚踏实地的(接地的)。没有接地,我们就没有“插上电源”,无法拥有流窜全身的解脱流动带来的力量,而比较容易被推得团团转,往往是在回应别人的意志罢了。这种现象披上了“知性意志”的形式,践踏了身体的内在欲望,而这是容易从我们内在对话中占尽优势的“应该”和“必须”辨识出来。自律很重要,若是出于意愿而非应该,效果会更好,如此整个身/心才能同心协力的自律。


对于意志的了解,包括无穷尽的不断选择,来自更深刻的目的感。这种目的感源自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自我定位,源自我们是谁、我们的所爱与所恨,以及我们的天赋。每个人都有人生目的,我们的终极意志就是要实现这个目的。此目的可以厘清很难区分的“意志”(will)和“意兴”(whim)。意兴是暂时的,意志则拥有更大目的。我们必须检视个人行动的长期影响,以及在更大的目的中要发挥什么作用;我们要思考的是深远的因果关系。我们的力量同样会随着我们的目的感成长,因为目的赋予我们方向,将单纯的能量转化成有影响力的力量。


如果我们不清楚目的,就很难了解在特定情境下意志的动向。意识的职责就是正确评估我们是谁,因为在这个谜团中蕴藏着意志必须着力的目标。一旦知晓了自己的意志所在,力量就会增长。能够运用我们的力量,往往只不过是领悟到我们的确拥有力量。透过运用和实验,这样的领悟会逐渐巩固,最终会让我们建立信心。


当个人意志和神圣意志合而为一时,关键就在于遵循这份意志了。如果个人意志与更高的意志不一,同样重要的是去洞察它们之间的歧异。再度引用克劳利之言:“一个人自以为的意志和他真正的意志不符合时,就是在浪费自己的力量,也不用期盼可以有效的影响他的环境。”这种时候就必须去检视个人意志的动机。若失于省察,便可能发现有太多障碍挡在路上,感到举步维艰。尽管许多道路都是困难的,适合我们的正确道路还是会凝聚所有的能流,让困难比较不那么难以承受。我们的智能负责的任务,就是觉知出正确道路,意志的任务则是遵循这条路径。

Top